我名为祭。

沉沦在你的梦中无法苏醒。

【鹰藤】囚笼.【上篇】

藤池视角,ooc注意避雷,cp向注意避雷,小学生文笔注意,架空世界观注意,禁止ky!!!!
——————————————————
[壹]
昏昏沉沉。
阴暗的房间里除了一盏摇曳的灯笼,再无其他光源。我努力睁开双眼,感觉手上似是被什么东西套牢——努力挣扎了几番只听见金属相互撞击发出的砰砰声,手上的捆绑倒是一点都没挣脱。

“醒了?”

富有磁音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男人推开木门,木门发出咯吱咯吱的作响声。我盯着他,努力分辨出他的面容。

“这里是哪里?”
“无可奉告。”

我咂咂舌,对对方这种好像有什么天大的秘密要保守的态度感到好笑——只要自己逃出了这里,依据雷族的反侦察技术,完全能够探测出这是什么地方。

他好像知道了我的想法,出声打断我的思路。“你永远都不会想这是什么地方的。”

他的保守令我感到更加好奇。我眯了眯眼嘲笑般的动了动手上的铁链。“这难不成还能是死后的地方?我可没死,我还能清晰的感受到我心脏的跃动——我甚至还能张张嘴骂几句粗口给你听。说吧,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就算不说,总得告诉我名字吧?”

似乎是感到不耐烦了,他仅仅用一句话就打发了我。“这里是黑森林。”

黑森林——在我有生之年所去过的地方中还未有这么一个名字。我默默记住了这个名字,开始了新一轮的发问。

“那你们把我囚禁起来是干什么的?”

他不愿再回答,也不愿在多说什么话,警告了我几句类似不要试图逃出后的话便从房间里走出,关上了木门,顺带熄灭了灯笼。

我在黑暗中坐了一会,躺下便睡着了。

[壹·下]
不知睡了多久,又是他推开那咯吱咯吱的木门,带来了几丝阳光。我拼命眨眼适应着突如其来的强烈光线,适应后便由他一路拖拽来到了根本不能称之为“食堂”的地方——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肮脏,污水横行。而是美的像一座宫殿里的餐厅。

“快拿。”

他推了推我,示意我上前去拿饭。我好奇的瞅了几眼厨房——厨房里也很干净,刀具整整齐齐的摆放着,锋利的像是没人用过。我拿了自己那份饭后,便让他领着我到餐桌旁坐下。意外的,我看见了我的姐姐,鸽翅。她正坐在对面,盯着桌子发着呆。我轻轻叩了几下椅子的靠背,看到她的目光朝我这边望了过来。

鸽翅似乎也看到我了,刚想张嘴喊我的名字,却突然合唇不喊了,脸上出现了痛苦神色。我心生疑虑,再次仔细打量着她,却被旁边的男人一把掐住肩头,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忍住不看,低头扒饭。饭的滋味还算好,是珍珠米——雷族盛产这种米。我有点想念家了。

在我恍恍惚惚漫游太空之际,旁边的人儿再次掐了一下我,使我从太空漫游中飞回来。我用纸巾擦了擦嘴唇,起身想走却被他一把拽下。

“还没那么早走。”

他低声警告,目光落在了一扇方形木门后面。我仔细看了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可能是有大人物在这后面吧。我猜想着,指尖摩擦着衣襟。

“虎星来了。”

不知是谁的一声呼喊,忽然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连我也被提了起来,虽说还是连打几个趔趄差点踢翻椅子才站起来的。

一位衣着打扮极为庄重威严的男子缓缓步入,燕尾服上似没有一丝尘埃。我忍不住再细细瞄了几眼才收回目光盯着他不知何时放映出来的一个拍摄影像。

当我看到屏幕上其中一行字时我突然意识到身处哪里了。这里是那些犯罪之徒聚集的地方,是将来要破坏五大族群的破坏之神。

“这里是只有勇者才会前往的地方,这里是审判享受懦弱的刑场,这里是我们的天堂,他们的地狱——我们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摧毁五大族群。”
——————————————————
第二篇还没写完放心吧_(:з」∠)_这个对我而言是个巨坑qwq。
愿能写完!!!!没啥话可说了好像……。

评论(1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