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为祭。

沉沦在你的梦中无法苏醒。

在楼顶坐了两个半小时了
阳光真温暖,稻草真金黄,还有一种不知名的红色花在那里低低垂着。
有种莫名的孤独啊。

“你会慢慢习惯这里的。”
“习惯早上听见阵阵鸟鸣,习惯中午闻见诱人花香,习惯下午看见绚烂黄昏。”
“但最后一项我永远都做不到。”

四松鸦羽。
边上那一坨是崽子 可以不用理qwq
有许多结构问题 希望大家可以不嫌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