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为祭。

沉沦在你的梦中无法苏醒。

【鹰藤】囚笼.【中篇·二】

【叁·上】
训练开始半个月后异常的艰苦,我本以为就算难熬度最高也只不过像在族里时连续做两个小时的俯卧撑罢了,结果让我不再想参加训练——连续七个小时没有间歇的格斗令我身心疲惫,只想回去后扑在柔软的床上休息一阵,连食物都不想碰。

“该死的训练。” 梅花落拖拽着脚步勉强爬上了床,她的脸埋在被褥上,含含糊糊地抱怨着。

“所有人大概都有你这种想法。” 我有气无力的回答着她,任由空调吹出来的冷风直袭上热汗淋漓的背上。过了会儿我才觉着冷意,翻了个身顺势将被子盖在身上。

“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我哪知道。”

“我猜他们一定腿软到走不回来了……”

我没兴趣听梅花落的絮絮叨叨,便又动了动手,随意地捂住耳朵。

虽说我累的睡不着觉,但闭眸后的黑暗仍让我有种放松的感觉。

在梅花落的絮絮叨叨中我进入了梦乡。

但仿佛被星族诅咒一般,影族武士大大咧咧的开门关门再一次惊醒了我,我对他们这种不礼貌的行为感到一阵恼怒。

“开饭了!” 一个我从未听到的成熟女声喊着,我猜她可能是枫荫。

我的手搭在床柜上,腿伸到地下,一撑,我便起来了。我随意的理了理杂乱的头发,跟着梅花落走出宿舍。

通道里的摇曳灯光虽暗,但足够自己看到前方。我摸着黑感应着墙上的机关,然后用力一推,又见到了一条漆黑的通道。

梅花落在几个心跳后才来到了我的身边。“我讨厌黑暗。”她小声嘀咕。“它让我不安。”

我暼了她一眼——准确的来说是根据她的声音判断她的位置疑惑的看了眼。“你什么时候这么热衷于神神叨叨这些如此无聊的话语?”

“可能并不无聊。”

我不再做声,只是盯着眼前越来越亮的光线发愣。过了一会我们通过一个转角,拐入了餐厅。

餐厅聚集的人很多,但很分散,是自助餐模式——我对他们如此豪华的待遇产生了点惊奇。但惊奇的感觉很快就过去了,我随意拿了一份蛋炒饭就将就着吃完,与梅花落谈起了今天的训练,余光暼到枫荫正阴阳怪气的数着什么。

“有两个人没来!”她大声宣布道,眸里闪着丝笑意。“是空爪和红柳。”

“黑条!”她叫道。“去把他俩叫来餐厅。”枫荫冲着他点了点头。

一个身影愣了愣,随后消失在宿舍通道中。过了不久,一脸茫然的空爪和红柳就被叫了过来。他们被男子提着,接着丢到了地上。

“你要做……”空爪话音未落枫荫就凑上前去,突然间,她的手——应该是她的袖剑——刺向了空爪的眼睛。河族学徒瞪大了眼睛,连抬起手抵抗的反应都没有。但我却想都没想,飞身向前,撞开了枫荫。

枫荫苍白的面孔涌上一层狰狞,她反手锁住了我的手腕——我扭腰顺势挣脱控制,抬手刚想对着她的脸庞来一下,却被鹰霜制止住了。

“好有勇气的小幼崽。”她啐道。“幸好鹰霜赶来了,不然我一定把你打的不敢对我做出如此无理的行为。”

我眯了眯眸并没有回答,等待着鹰霜的训斥,哪知他只是轻描淡写来了句“打的不错”便对我不做任何反应了。反而转身训斥空爪和红柳。

我微微点了点头表示领了他的情,回到座位后对梅花落的各种焦急询问都不予理会。

或许我应该尝试对他友好一点,让他露出他友好的一面。

【叁·下】
来这里一年了,我和梅花落成功晋升为老师。但还没有取得参加每周组织的秘密会议的资格——秘密会议主要讨论以什么形式来夺取族群,加强训练等。这是一个了解到敌方的好机会,我当然不能就此放弃,拼命往高的位置去攀爬。

今晚就是黑森林秘密会议了,虽说我已经想尽办法让鹰霜同意我去参加会议,但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断然否决。

“你还没有够资格参加黑森林会议——你必须要多训练学徒几个月后才能勉勉强强参加一两次。”

他是这样告诉我的,可我捕捉到了他的神色略微有些慌张,他一定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我猜。

所以我不会善感罢休。

于是我趁着他们离开食堂去参加会议的时候先假装正坐了一会趁着学徒们回去宿舍时才飞快的跑去那条距离会议室最近的通道——我已经摸清了这里的每条道路,只要我小心翼翼的行走应该不会发出声响被他们得知我跟踪他们。

到达会议室门口的时候我掏出一个窃听器放置在门上,哪知一个不小心,窃听器掉在地上,清脆的当当声响起。

“谁在外面?”

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我屏住呼吸,祈祷他们别发现我。似乎是星族在保佑,鹰霜打开门时恰好把我遮掩住了,于是他只是随意张望了几下便关门回去了。

我捡起窃听器,把它安置在门上。接下来,我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

“我们要在七月二十四号进攻……分散攻击仍然削弱不了我们的战力……先直接进攻族群的心脏部位——再以此为中心游荡开来。”

“这里是个追击猎物的好地方。”蓟掌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玩味。“那些愚蠢的族群猫肯定不知道我们在这。”

“还有这里……这里……”我几乎听不见他们所说的话语,只看到眼前炸开了白光,眩晕了自己。明天开始发动攻击……预想不到,预想不到。

他们开始出来,无一例外,敞开的门挡住了我的身影。

但鹰霜在原地踌躇了几下,对领头的虎星说了什么,便匆匆跑回会议室,开始关电闸,虎星率领着其他人越走越远,等整个通道陷入黑暗时,鹰霜突然站在我的身边。“我看到你了。”他说。

“我只是路过……”

“路过不可能停留这么久。”

“真的……”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我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他的眸里荡漾着冷意。“明天发动攻击时来我这队,我来率领你。”

“我做不……唔!”我只感觉自己突然被扯进他的怀里,突然被他吻了一下。我感觉世界在崩塌,仿佛星族正在瓦解,族群已经被消灭。

“我喜欢你。”他面无表情的放开我。我惊讶的盯着他,转身飞快的离开了,我无法承受这样的告白——我明白我明天就要彻底的离开他,爱的分量将成为恨的源泉。

你为什么这么傻。我感觉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但我哭不出声。

我没那个资格。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