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为祭。

沉沦在你的梦中无法苏醒。

【鹰藤】囚笼.【中篇·一】

#不会写打戏
#胡扯一通
#ooc注意
#cp向注意
#拟人注意
#架空世界观注意
#ky的话我抓你煲汤好不好?
【贰·上】
身着西装的男人在那里叨叨着他们的计划时我试图用自己的脑子全都记下,可是我意识到我做不到,只能在桌上无聊的用指尖游走,画出一个一个封闭的圆圈。就像现在我身处的境界——封闭,黑暗,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却逃不出,感觉是非常难受的。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我意识到他暂停了他的阔论,要求“我们”回去后思考他的这番话。

我起身随着人群离去,鹰霜却扯了扯我,并趁着人多而将我拽入另一条离开饭堂的通道。

通道里很黑,很暗。潮湿木板气息弥漫四周像腐烂的蘑菇。

我捏住鼻子依据脚步声紧跟着他的步伐,想快点走出去——可鹰霜却在一个岔路口的前方停了下来,伸手将我推向墙壁。

刹那间,我感到了背后的木板发出了恐怖的咔擦声,感觉到木板被撞开,我被推进了后面的空间。

随后,鹰霜也进来了——虽说我不知他从哪冒出来的,但他拍我肩膀的那一刻我被吓得不轻。

于是我小声叨叨了几句混蛋。

“注意你的言行,小姐。”他低声。“黑森林可不允许有这样的肮脏话语——除非是在评判五大族群的时刻。”

“但你刚才吓我不轻。”

“那是你警惕性差。”

我无言以对。

他转身打开了这里的电闸,天花板上的电灯亮了起来,照耀着四周。

我拼命眨着眼睛,想看清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如同食堂般华丽——或者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应当是像食堂那样有着宫殿的华丽。但带了一丝丝杀戮的气息。

“这是训练场,你和你的伙伴们——”提到伙伴们这个名称时鹰霜厌恶的咧了咧嘴。“将会在这里训练。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导师。”

“我的导师是谁?”我迫不及待地发问。

“我。”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语气中含有嘲讽。

我撇了撇嘴,对他的嘲讽置之不理。“你能教我什么东西?我的连体拳在五大族群里也算是佼佼者了,空翻,踢腿我都会。你教的那些招式难道能让我登上副族长之位吗?”

“还真能。”

他笑了笑,忽然一个翻身锁住我的手腕,我下意识往反方向扭去并抬腿踹他,却被带领的一个反转躲开了,踢到了墙上。而手上的力气并未减弱半分。

我能够感受到他手上的肌肤因为木门上的泛泛突起的尖端而痛的稍微松了些许气力。于是我更加拼命的挣扎,但只换来他的突然靠近。

他欺身压上,腰微微侧着抵住我的左手臂。他的呼吸掠过我的耳垂。

男人的声音不再像往常那样低沉没有感情,而是稍微拔高了音量。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那套所谓的连体拳——也许只是你的防御厉害多了。我现在证明了我有权利来教导你,现在你来证明你有权利来服从我的教导。”

他往后退了几步,松开了束缚。

我恨得咬牙切齿。但实力上的差距令我不得不服从。只得抱拳作揖说些空洞又无用的话语。

“失礼。”

我率先对着他的下巴一拳怼上去,左手直对着他的肋骨 打去,他轻轻一晃躲了过去并一脚踢在我的左手上——而我也并不慌乱,就计抓着他的脚腕抬起想将他横摔在地。

但我太低估他的能力了,这样做反而让他重新挣脱出来。我刚想继续打,拳头刚抬起便被他抓住了。

“你已经通过测评了。你没让我失望。”

“是我没失望才对吧?我可不想分配到一个垃圾导师。”我挑眉。

“我好像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不能说这些污言秽语。”

“随便你,我不说就是了。”我坐在潮湿的地面上,突然想睡会。“我们有宿舍吗?”

“有是有,但不如这里的华丽罢了。只是稍微有点简陋。放心,不是你之前所住的地方——”我刚想提醒他我一点都不想住在这里,但他依然不顾,继续说自己的。“有床,有食物,有空调。足够了吧?”

我并不想回答他,任由他带领我到我的宿舍。房间号是101。我记住了。

宿舍里很干净整洁,正如他所说的,有床,有食物,有空调。但床并不是单人床,而是四人床。

“还有人跟我一起在这宿舍里的吗?”我问道。

“有的。是跟你一样同属五大族群的猫。“他回答,随后打开旁边的一个木柜,将被褥整整齐齐的摊开铺在床上。“你们可以在这里聊天,但不许谈论黑森林内部事宜。11点钟准时睡觉,要是不睡的话枫荫会把你抓出来煲汤。早上六点钟,中午十二点钟,晚上七点钟准时吃饭。要是吃不饱宿舍里还有食物,可以自取。但能取多少得看你的地位。”

“看地位?”我疑惑。

“弱肉强食。机器会自动识别你是哪个地位的。年轻的黑森林学徒分的最少,首领最多。你做的贡献多,机器自然就会给你多些。”他面目表情的回答。

“我明白了。”

“那就好。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起来训练。”

他关上了木门。我转头扑在床上歇息。

【贰·下】

歇息没多久,木门的咯吱咯吱声又响起来了,我抬起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梅花落。

“你居然会被分到这个房间。”梅花落惊讶的说。“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

我哼了一声。

“还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其他两个人。”

我望了望另外两张床。“我希望是同胞。而不是河族或者其他族群——他们的气味太难闻了。”

“你有没有通过他们的测评?”梅花落好奇地问道。“我的导师是蓟掌。他一直在提醒我不要做这做那——我一提到自己是族群猫蓟掌脸上的表情好像要杀了我一样。但自从我的测评通过了,他再听到我提到自己是族群猫时就没这么愤怒了。”

“别用自从这个词。好像你来这里很久似的,跟他们有身深厚的感情。”我嘲讽着。“大家都是今天才来到这,通过囚禁我们这件事我就知道他们的心绝对不善。哪知道他们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举动。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他们可是黑森林耶——之前一直高喊着要搞垮五大族群成为新的——”

我话还没说完,梅花落就惊恐的打断了我的话。“他们想搞垮五大族群?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

“这有什么好稀奇。以这群癫狂的犯罪份子心理来看,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吗?但他们的武力居然意外的高,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我说道。

梅花落只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再也没有吭声。半晌,又一个人进来了——是位影族武士。

他胆怯的看着我们。“你们是谁?”

“雷族,藤池,职业普通武士。”我率先自我介绍。

“雷族,梅花落,职业普通武士。”梅花落几乎是照搬着我的话来——但我丝毫不介意。

“影族,红柳,职业普通武士。”他也依照着我的版本回答说,目光一直避着我们。

“说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吧。”我嘟嚷着,扯了扯被子。

大家来这里的方式不都一样吗?”他含含糊糊的应付了我一句。

我也没心情继续钻研下去,转身再次一扑扑在床上,柔软的被褥在我身下压着。我开始闭眸小憩。

刚躺下没多久,甚至还没进入浅睡,就再次听到了木门的声响。

闻到鱼腥味的那一刻我知道是哪个族了。河族。视野里的河族族员穿戴整齐,但他的神情却略显狼狈。

“河族学徒,空爪。”他自我介绍着,目光呆滞的扫向唯一的空位。“是四个人睡同一个宿舍吗?”

“我猜是的。”我嘟嚷着,将被褥扯了扯,盖在身上。空调太冷了。“河族学徒!这里就你一个学徒。好好享受在这里的待遇吧。”我为小憩被打扰而感到微微恼怒,于是语气里含了一些讽刺——虽说整句话本身就是讽刺性质。

“别理她,她只是太累了而已。”梅花落也坐到床上。“大家都不明不白的被抓到这个地方,还要不明不白的接受训练,谁愿意啊?更别提还是跟……”她的话戛然而止。

更别提还是跟一群犯罪分子。我在心里接着梅花落的话继续说。

河族学徒为突如起来的沉默而感到不安,他只是默默的走到唯一的空位上,瘫下睡觉。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觉得无比疲惫。连灯都不关就睡着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