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为祭。

沉沦在你的梦中无法苏醒。

试图摆个进步。

好叭没什么事可以干的就尝试一下把11月份黑社会藤池ooc的戏搬过来改下叭。
今天修改的
黑社会.藤池皮.
背景paro.
梗为黑社会的逼供.
「抬首凝眸直视对方,欣赏着那人摆动身躯摇晃椅子时的焦急。
「踏前一步弯指捏住那人下颌,顺势往下摁将人嘴里含着地毛巾用力吐出.
「往后移步准确无误地躲开沾满口水的毛巾.
—你说不说?
「眯眸低语威胁般示意仆人拿钳子来.见对方仍一声不吭便让仆人先烧红钳子.
「烧红后迅速带上隔热手套取出盆里热意未退的钳子往那人身上钳去.被钳的部位缓慢溢出血,顺着肌肤往下流淌——即使未被钳出血,也被铁器的滚烫伤害了皮肤.
「即使如此仍能看见那人紧紧咬唇,一个音节都未发出——痛苦神色从对方脸上一览无遗.
—还不说?
「冷笑着将钳子放置一旁,弯腰拾起与电阀相连的针,将针交于侍卫手上.
「待侍卫将针没入那人的皮肤上后轻轻在电阀上按下按钮——
「36电压不至于死人吧.嘀咕着扭头直视那人.
「见人的脸庞因巨大电压而带来的痛苦几乎扭曲脸型,如同死尸般瘫痪在椅上抽搐着,嘴角溢出白沫.
「达到效果了——兴奋的眨着眼.点起香烟.
-要死了还想逞英雄吗?说还是不说.
「见人的脸色再次抽搐了一下,便畏畏缩缩地回答着问题.
「听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抽刀抵在那人脖颈上,顺着动脉缓慢割下,结束掉性命.
「低声吩咐卧底去化妆——借那人身份打入对方集团内部,从内部瓦解防御.
「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进一步更快的干掉影族集团.
—或许单纯的杀人可能会更刺激。

修改前↓
黑社会.藤池皮.
背景paro.
梗为黑社会的逼供.
「抬首目光直视对方,神态自若的欣赏着逼供人努力挣脱绳绑的惊慌神情.
「上齿抵住下唇,踏前一步弯指捏住那人下颌,顺势往上移用力将对方嘴里含着地毛巾吐出.唇角上翘往后移步,准确无误地躲开吐出地毛巾.
—你说不说?
「见那人闭唇不语挑眉打响指示意下人拿钳子来.下人拿过来时迅速抓起盆里热意尚未退却的钳子往那人身上贴去.眸中清晰地看见那人紧紧咬唇,痛苦神色从对方脸上展露的毫无保留.
—还不说?
「冷笑着将钳子放置一旁,弯腰拾起与电阀相连的针,将针交于侍卫手上待侍卫将针没入被逼供者的皮肤上后轻轻在电阀上按下按钮——36电压不至于死人吧.嘀咕着扭头直视那人.
「看见那人的脸庞因巨大电压而带来的痛苦扭曲脸型后思考了一下起身关闭按钮.对方如同死尸般瘫痪在椅上抽搐着,嘴角溢出白沫.
「达到效果了——兴奋的眨着眼.手镊起香烟.
「听着自己想要的话语后舔唇抽刀抵在那人脖颈上,利索的弑掉那人的性命——为了不走漏风声.同时派卧底去化妆——借那人身份打入对方集团内部.撑巴思索下步方向.
—或许单纯的杀人可能会更刺激。
完全没进步欸...随便提意见叭。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