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为祭。

沉沦在你的梦中无法苏醒。

【一篇ooc拟人向短篇摸鱼文】

“...我看到你了。” 姑娘略略抬首,眸中反射出在树干后遮掩不住的一根白线——不知为何掩不了兴奋,纤细的指尖微微向内摁住掌心。 “不愧为雷宗弟子,观察力实高众人。”他微微阖眸,轻描淡写地道出称赞之语。“速度相较同眼尖的风宗,还高出一点点——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藤池只得咽下喉咙里的兴奋来做好训练的准备。
“风皮,出来。”他突然吼道。“这里没有胆小鬼的藏身之地。”
男子迅速的从一旁快步走了出来。
“和她对练。”他朝藤池的方向抬抬头,随后漫无经心地把银剑拔出,“我要看看你们哪个值得我亲自栽培。”
亲自栽培!
藤池两眼放光。这可是接近资深武士们的最佳机会——或多或少都能听到他们正筹备的计划......
但通过将别人踩在脚下的方式可能不太好。藤池毕竟还未完全有成年武士的思考方式,她对黑森林这种残酷的对决方式几乎都没有接受过。
因为她时刻都要记住她是为了四大宗派来当卧底的。
想到这里,藤池的身体动了动,摆出了进攻姿势。
为了雷宗,她要习惯弱肉强食。
对方见一切已然就绪,便直接拔出配剑向藤池的右肩刺去,手臂与剑成一条直线,脚步变换了一下稳住重心。
刺剑。藤池默念着同时跃起,手握着剑把猛转向对方的手臂,感觉力度凝聚在剑尖用力向下刺去。
风皮抬剑挥出平圆,以一个标准的云剑抵挡住对方的攻势,旋即一个带剑抽出直达敌方腿部。
......自己还是太小瞧那人了。藤池并不为即将到来的痛苦而惊慌,以一招不失轻柔的扫剑与提剑回敬地方,旋即一个架剑掩护自己转身。
黑衣男子被这一套熟练的连招击的连连后退,踉跄着差点撞到树上。
“停。”
两人闻声抬头,面无表情地望向鹰霜——都各怀着自己的算盘。
“我来栽培藤池。”
藤池顿时感到压在身上的千斤石头轰然倒塌,她舒了一口气,然后感觉内疚起来。她悄悄望向风皮,男人惊愕带有一点儿愤恨的神情全在她眸中缓缓展开。当鹰霜带着她走向训练石宣布自己的选择时与他转身去找枫荫时,她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句——
对不起。

评论

热度(4)